新闻公告

美国加息将加剧全球经济动荡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5-09-10浏览次数:0

文章来源: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63880?full=y

 

    对于新兴市场的政策制定者而言,在过去两年中的很多时间里,美联储(Fed)2006年以来首次加息的前景就好像天边一片不断扩大的乌云。

 

    然而,美联储官员似乎决心淡化这种说法:美联储加息可能造成新兴市场和世界其他地区的经济减速。

 

    其实,美国加息——美联储主席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表示年底前加息将是“恰当”的——将影响整个世界,从中国到巴西和土耳其等国,这些国家已习惯美国的超宽松货币政策及其催生的廉价资金。

 

    自从“大衰退”以来,部分由于美国借款成本处于历史低位,新兴市场增速飙升,而后,随着美联储准备收紧银根——即便中国经济放缓——新兴市场增速出现回落。如今,在发达经济体占全球GDP不到一半的背景下,如果美联储加息导致新兴市场进一步放缓,美国及其他工业化国家是否会受到影响?

 

    “首先,我们经历了溢出期,”安联集团(Allianz)首席经济顾问、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全球发展委员会(Global Development Council)主席穆罕默德•埃尔-埃利安(Mohamed El-Erian)表示,“在这个阶段,西方未能实现增长,实行了实验性货币政策,从而削弱了新兴市场的增长。”

 

    “第二个阶段是溢回期,新兴市场的疲弱将影响西方经济,令其面临更为艰巨的挑战。”

 

    美国加息的最深刻影响将是加速中国资本流出,让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强国可能变得更不稳定。中国是最近全球市场动荡的源头。

 

    “这可能会给中国经济带来另一层风险,”花旗(Citi)的新兴市场经济主管戴维•卢宾(David Lubin)表示,“对于新兴市场而言,(美联储加息)最为重要或者最意想不到的影响是对中国的影响。”

 

    他补充称,这是因为过去6年外国银行向中国发放的贷款大幅增加。这些银行的融资成本受到美联储短期利率的影响,而后者上升幅度预计将超过长期利率。随着利率上升,中国借款者的这一资金来源可能会被切断。

 

    这进而可能直接反作用于美国,导致中国减少购买美国国债。分析师担心,在中国上月将人民币贬值后引发的市场动荡期间,中国可能必须出售超过1000亿美元其持有的美国国债,以支撑人民币汇率。

 

    如果中国开始定期抛售美国国债,可能导致美国政府融资短缺,并加大美国利率上行压力。中国持有1.27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是美国国债最大的外国投资者。

 

    纽约投资咨询机构Macro Mavens的斯蒂芬妮•波姆博伊(Stephanie Pomboy)表示,中国和其他新兴市场国家助推了油价的大幅下跌,从而减少了“石油美元”的流动,已经对美国经济造成了巨大的负面影响。石油美元是指从美元主导的石油贸易中获得的美元,它可以回流至美国市场。

 

    她写道:“突然不再是我们复苏的关键贡献者……(中国和其他新兴市场)将市场情绪的开关从‘趋险’(risk on)拨到了‘避险’(risk off)。”

 

    对许多投资者来说,中国和其他新兴市场经济增长放缓对发达市场的影响已经是显而易见的:进口价格不断下降、资本商品订单减少以及美欧公司盈利能力大幅下降——其中许多公司在新兴市场有大量业务。

 

    在美国以外,受美联储加息直接影响最大的可能是那些依赖短期资本流入为经常账户赤字融资的经济体。

 

    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的董事总经理戴维•豪纳(David Hauner)表示:“受影响最大的将是巴西、俄罗斯和南非等大宗商品出口国,它们受到美元强势和中国经济疲弱的夹击。”

 

    乐观者指出,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新兴市场危机期间相比,许多新兴经济体已经不那么容易遭受美国加息的影响,因为各国政府减少了所谓的“原罪”。这种原罪包括借入美元或其他外国货币,从而让自己暴露于本币贬值以致偿债负担暴增的风险之中。

 

    尽管新兴市场国家的政府在过去十年基本上不再有外币借款,但它们的企业的外币借款出现了爆炸性增长。其中许多企业有外汇收入,这让它们避免了原罪。但其他新兴市场企业此类债务的累积导致了巨大的货币错配。

 

    瑞银(UBS)新兴市场策略师巴努•巴韦贾(Bhanu Baweja)表示,这并非唯一的问题。

 

    他说:“主权借贷者减少了过去的原罪,但增加了新的罪恶。”他补充称,即便它们的债务是以本币计价,但债务水平也上升了。“大多数人认为,新兴市场债务在结构上是稳健的,我认为这种说法不再适用。”

 

    他指出,认为新兴市场国家累积了足以偿还债务的外汇储备的观点并不正确,因为“那些拥有资产的人和那些背负债务的人是不同的”。

 

    这将意味着,随着利率上升,存量巨大的新兴市场债务将受到压力,即便外汇储备保持不变。

 

    还有人指出,以上这些情况再加上其他种种情况,意味着美联储加息将在全球范围造成不良影响,无论是新兴市场还是发达世界。

 

    投资咨询机构Ecstrat的约翰-保罗•史密斯(John-Paul Smith)表示:“美联储应该倾听市场的声音。加息将是非常负面的信号,它将表明,他们没有了解或者不关心世界其他地区的情况。”

 

译者/何黎

copyright © 2011 中国法学会国际经济法学研究会国际金融法专业委员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上海市国定路777号 邮编:200433 E-mail:chifl@yahoo.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