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案列

吉姆诉美国储贷机构监管办公室案(Kim v. Office of Thrift Supervision)
40 F.3rd 1050 (9th Cir. 1994)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1-12-15浏览次数:0

案例选编自:金融监管——美国法律文库,(美)杰克逊,西蒙斯 著,吴志攀 等译,2003,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案件事实

德尔塔储蓄银行(Delta Saving Bank)是一家少数民族所持有、国家注册的存款与房贷机构,主要为南加利福尼亚州移民(主要是韩国、越南家庭)提供金融服务。在1989年以前,德尔塔银行是一家未盈利的银行,常规报告大约每月有10万美元的亏损,并且到1988年3月31日,无法满足最低资本金的要求。

1989年9月15日,一些当地商人向德尔塔银行注入大约260万美元新资金,并且在两周后向当地政府申请变更控制接管该银行,之后获得批准。这些投资者之一是吉姆,最初投入50万美元获得德尔塔银行的股份,成为该银行的总裁和首席执行官。另一为投资者赛欧被选为董事会主席。其它投资者包括唐、米歇尔,加入了德尔塔银行的董事会。 在新的所有者和管理者进入之后,德尔塔银行很快就开始盈利。在变更控制权3个月内,它开始呈现有规律的月收入。3个月后,银行监管部门储贷机构监管办公室(OTS)、联邦储蓄与贷款保险公司(FSLIC)授予德尔塔银行一项MACRO 3级。4个月后,OTS承认德尔塔银行取得的重大成就,废除了对它为期一年的监管协定。1990年底,德尔塔银行报告了50万美元的利润,其中的60%董事会自愿将其拨付为贷款损失准备金。不到一年后,德尔塔银行的财政状况继续改善,它拥有有形资产350万美元,并且资本充足率由之前的4.2%提高到5.4%(当时有形资本的要求是1.5%)。

在1991年11月8日,情况发生了急剧转变。OTS对吉姆、赛欧、唐、米歇尔的指控通知书声称他们四人违反了银行法律和法规,从事了不安全和不稳健的业务,并且违背了他们对银行的忠实义务。在申请通知书的同时,OTS发布了一项命令,临时免除吉姆银行官员的职务,并扣押该机构的资产。OTS随后将德尔塔银行置于“重组信托公司”(the Resolution Trust Corporation)之下的一个管理委员会中。六个月后,德尔塔银行进入信托公司的破产管理之中。 吉姆和米歇尔对该通知书进行了辩驳。1992年4月和5月在行政法官面前举行了6天的听证会。

法律分析

1992年9月18日,行政法官发布了一项具体的建议性的决定与命令,内容包括查清的全部事实和法律结论。行政法官判定,德尔塔银行的董事会从事某些不安全和不稳健的银行业务,通过其他事项如可疑贷款和为其中一个董事唐的回单免除酬金等事实得到实施,然而没有任何制裁可适用于吉姆和米歇尔,也不再批准任何恢复原状的措施。

OTS对建议性的决定提出异议,对此吉姆和米歇尔进行了答辩。1993年5月,稽查长发布一项决定,采用行政法官所查明的事实,接受其建议的决定,无论是吉姆还是米歇尔都务必要恢复原状。但是稽查长的决定回驳了行政法官建议的部分内容,即行政法官不批准任何制裁措施,而稽查长发布了一项禁止令,也就是对前经理人的行业从业禁令,永久禁止他们从事美国银行业的工作。吉姆迅速申请对命令进行复核,米歇尔则没有提出。吉姆提出,稽查长的决定是基于查出的事实而不是实质的证据做出的,且禁止令是轻率和武断的,因为吉姆没有从事任何非法行为,也未从指控的行为中获利。并且,吉姆所从事的行为是依据法律顾问的建议和前OTS官员的指导,该官员于1990年成为德尔塔银行的首席运营官。

按照法律规定,对银行家实施永久性的禁止令,必须有实质性的证据证明(1)银行家实施了非法行为;(2)该行为对受管理的机构或储户的行为的利益相关人有负面影响;(3)行为伴随着主观上的过错。这些要求OTS举证。法院认为,由于无法证明吉姆所实施的行为有主观上的过错,稽查长对吉姆处以禁止令的决定无法成立,因此异议申请被批准,禁止令被撤销。

copyright © 2011 中国法学会国际经济法学研究会国际金融法专业委员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上海市国定路777号 邮编:200433 E-mail:chifl@yahoo.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