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案列

墨菲诉联邦存款保险公司案(Murphy v. Federal Deposit Insurance Corporation)
61 F.3d 34 (D.C. Cir. 1995)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1-11-16浏览次数:2

案例选编自:金融监管——美国法律文库,(美)杰克逊,西蒙斯 著,吴志攀 等译,2003,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案件事实

墨菲是一个不动产的投资者。1989年他花了51.5万美元购买了奥奇德岛(Orchid Island)有限合伙(Orchid Island Associates Limited Partnership)的一个合伙单位(Partnership unit),随后,该合伙在佛罗里达州的Vero海滩附近筹建Orchid高尔夫和海滩俱乐部。投资合同保证他将得到“相当于投资额6.1倍的回报”,但是时至起诉时,他分文未获。 东南银行(Southeast Bank N.A.)是奥奇德岛项目的牵头贷款人。

之前东南银行曾贷过几笔款给该合伙,总额约为5000万美元。此次奥奇德项目想通过公募债券筹集额外资金以完成计划中的项目。按照该计划,奥奇德将从东南银行取得“临时贷款”来支付债券销售前的费用,而债券发行所得则用于偿还临时贷款和减少未偿还的东南银行早期贷款的余额。然而,当东南银行告知奥奇德的其他贷款人,预计的债券融资将导致一个优于他们权利的项目留置权时,他们拒绝了这个提案,因而交易成为泡影。随后,奥奇德未履行其贷款偿还义务,因此东南银行行使了财产抵押权。此后不久,东南银行宣告破产,联邦存款保险公司被任命为银行接管人,墨菲作为奥奇德项目的投资人,提起诉讼。墨菲认为,东南银行有效地控制了奥奇德合伙,因而承担了一个合营事业人或合伙人的角色,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墨菲主张银行因此对被指称的奥奇德的高级职员犯下的许多不法行为负有责任,这些不法行为包括:“没有进行证券登记”、“非法发行和销售证券”、“违反信托业务”、“违反合同”、“会计处理不当”等。墨菲进一步主张,作为一个发行失败债券的发起人,银行本身参与了“欺诈”,进行了“过失性的虚假陈述”。墨菲因此请求金钱赔偿和判令联邦存款保险公司给他可靠的财务报告。

法律分析

法院认为,每一个奥奇德合伙和银行的贷款协议都含有一条产生如下效果的条款:“贷款人仅仅是贷款人,不应当被认为是借款人的股东、合营事业人或者合伙人。”依靠这些书面条款,墨菲不能证明任何书面协议支持他的合营事业责任理论。根据1958年《联邦存款保险法》12U.S.C§1813(e)条款,“禁止任何人对联邦存款保险公司主张任何没有在银行的记录里确切地记载、并会减少联邦存款保险公司所拥有的资产价值的协议”,除非这样的协议(A)是书面的;(B)与银行取得资产同时地得到存款机构和主张相反权益的任何人(包括债务人)的签字;(C)得到了存款机构董事会或者贷款委员会的批准,这个批准反映在所说的董事会或者委员会的记录上;(D)从签订之日起,在存款机构就有连续的正式记录。《金融机构改革、复兴和实施法》中规定,“任何不符合该章1823(e)条所设定的要求的协议,不应成为对抗联邦存款保险公司的诉求根据,或者实质上包含对抗联邦存款保险公司的诉求”。在本案中,墨菲不能证明存在以上协议和记载,联邦巡回法院依据以上规定和业已存在的贷款协议条款,做出了支持联邦存款保险公司的判决。

该案存在两个法律关系,首先,东南银行与奥奇德合伙企业之间的法律关系。在该案中,虽然东南银行与奥奇德合伙存在较深的合作关系,但他们之间和关系只能是一种业务关系而不存在合伙,不承担相应的损失,原告Murphy要求联邦存款保险公司(东南银行的接管人)承担其损失,显然是没有根据的。其次是联邦存款保险公司与墨菲之间的关系以及联邦存款保险公司的法律地位问题。依据《联邦存款保险法》以及《金融机构改革、复兴和实施法》,联邦存款保险公司是法律规定的接受存款保险、监管会员金融机构并接管经营失败金融机构的机构,具有非营利性,因此,向其主张权利具有苛刻的条件,显然,墨菲所主张不具备该条件。

copyright © 2011 中国法学会国际经济法学研究会国际金融法专业委员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上海市国定路777号 邮编:200433 E-mail:chifl@yahoo.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