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案列

奥克诉特奎德和哈丁案;佩克诉萨梅案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5-09-15浏览次数:1

奥克诉特奎德和哈丁案;

佩克诉萨梅案[1]

       (上议院)

    【案由】

    奥弗伦格尼有限公司成立于1865年7月,接管创立已久的奥弗伦格尼公司的银行业务。向公众发布的招股说明书隐瞒了公司已经破产以及从业多年的事实。公司成立之后一年内,停止了付款,并且进入破产程序。为了满足债权人的权利要求,公司向许多公众股东催交股款。许多股东成立辩护协会,委派奥克(原先的股票领受人)和佩克(在交易市场购买股票的人)代表全体股东进行诉讼。本案中他们主张,他们的名字不应该列入连带责任者名册,因为他们都是受欺诈而签订认购股票和购买股票合同的,但是法院认为他们已经:丧失了撤销权。

    [在后来的诉讼中(佩克诉格尼案[2]),佩克再次败诉,这次是要求董事进行赔偿。在这类破产案例中,最著名的是奥弗伦格尼公司诉吉布案[3],该案中,清算人声称董事在批准公司收购银行业务中存在过失,但是要求董事赔偿的主张没有获得支持。]   

    【分析】

    切姆斯福德法官:

    招股说明书中的所有内容都应该是真实的。但是反对意见认为,就现状来说,不是它没有陈述事实,而是它隐瞒了公众应该知道的重大事实,而且隐瞒重大事实符合虚假陈述的特征。如果奥弗伦格尼公司披露公司的真实情况,就不可能再成立任何公司。而且辩论过程已经确认,如果奥弗伦格尼公司公布真实情况,将导致旧公司的倒闭,而且完全可以阻止新公司的成立。答案只有一个,“不应该成立任何公司,因为不正当地隐瞒事实可以诱导投资者入股”。

    如果这是奥克与公司之问的诉讼,他应该有权解除合同,例如委内瑞拉铁路公司诉基希案[4],或者公司因催交股款而起诉他,例如Bwlch-y-Plwm铅矿公司诉拜内斯案[5],他可能会全部胜诉,而公司将会完全败诉。因为“如果一个人由于董事的欺诈性虚假陈述(以及‘欺诈性隐瞒重大信息’)而签订购买公司股票的合同”,而且“董事试图强制执行该合同,或者受欺诈方已经对公司提起诉讼,以欺诈为理由要求撤销合同,那么购买者可以不履行他的合同,因为公司不能保留任何通过其代理商的欺诈行为而获得的利益”。我大胆地认为,上议院最近审理的苏格兰西部银行诉艾迪案[6]恰当地确定了这个观点。

    因此,很明显奥克原来可能已经撤销了合同,并且放弃了自己的股份,而且他从来没有进行过任何确认,在新公司成立时也不知道奥弗伦格尼公司的真实情况,直到公司破产之后。

    当1866年6月22闷法院作出公司破产清算判决时,奥克的情况就是这样的。股东名册上所载的名字被清算人(理所当然地)列入连带责任者名册。在副大法官马林从该名册中删除他的名字之前,议会制定了一个议案,大法官据此拒绝作出任何命令,因而提起上诉。

    对于债权人而言,当法院作出清算判决时,股东名册上所载的每个人都是股东,而且都有责任在出资限度内承担公司债务,除非他能够证明他的名字被列入股东名册没有经过他的同意。

    股东主张,冈为被欺诈而签订认股合同,并且随后被列入股东名册的人不能成为股东,原因在于因欺诈而签订的合同没有法律效力。为了支持这个主张,可以引我用我们高尚而博学的朋友(格兰沃斯法官)在委内瑞拉铁路公司诉基希案中的判词,“被告从来都不是公司股东,因为他是因为欺诈陈述而认购股票的,这使他有权拒绝履行义务,并且视合同为无效”。我们高尚而博学的朋友绝不是否认无效和可以撤销合同之问的区别,或者说因欺诈而签订的协议都是无效的。他的话必须联系他所审理的具体案件来理解,在该案中,被告试图撤销因欺诈而签订的合同,如果他选择拒绝履行合同,他就有权认为合同根本无效,也就是说他从来就不是公司股东。

    当我们在考虑适用1862年《公司法》的规定时,必须注意无效合同与可撤销合同之间的区别,据此奥克的责任问题也就最终出现了转机。这是法律规定的,如同克朗普顿法官在克拉克诉迪克森案[7]中所说的那样:“因欺诈而签订的合同并不是无效的,而是可以撤销的,被欺诈方拥有撤销权。”如果因欺诈而签订的合同都是无效的,就不会存在本案中的问题,因为合同本身无效就意味着自始不发生效力,因而奥克也不会成为公司股东。

    上诉人是否同意成为公司股东呢?他的律师作出否定回答。因为一般来说,因欺诈而签订协议的人不能认为其已经同意;“同意”是指已经签订有约束力的协议。但是,这实际上是谬论。约束意愿和构成协议的同意完全不同于产生同意的动因、和动机。在某种意义上,因欺诈而签订的协议并不是具有约束力的协议,因为它完全取决于被欺诈方是否愿意受其约束。在目前的情况下,如果在奥弗伦格尼公司合伙基础上设立的公司已经实现了招股说明书规定的期望目标,那么上诉人可以选择保留他的股份,因为他确实有权这么做。但是当法院作出清算判决,并且发现他已经拥有股份,而且他的名字被列在股东名册上时,这个协议就是有效的。如何能够认定他没有同意成为股东呢?如果他没有保留股票,就将消除无效合同和可撤销合同之间长久而确定的差别。

    法官大人认为,债权人在清算中的附随权利妨碍了股东以欺诈为理由撤销合同的权利。他作出判决:我们注意到判决充分尊重奥克的意见,而对佩克施加更多的强制力,甚至他在交易市场上购买股票的事实,也没有排除奥克案已经针对其提出的绝大多数异议。

    格兰沃斯法官和克伦塞法官持相同意见。

    【评述】

    披露是一项法定义务,对于法定披露事项以外的其他重大事项,信息公开人亦须负披露义务。英国1986年《金融服务法》第146条(1)明确规定:在上市说明中……除了上市规则或由主管机构要求作出准许证券被列入上市证券目录的条件的信息外,根据上面第144条规定,向主管机构提交的上市说明书中应当包含投资者及其专业咨询人员为了对下列各项进行评价而合理所需并正当期望的全部信息[8]

    但是在某些情况下,某些信息经法律许可可不予公开。英国1986年《金融服务法》第148条(1)规定:“符合下列条件的主管机构,可以授权从上市说明书或补充上市说明书中省略根据上面第146条规定应当包括在内的任何信息:(A)对上述信息的披露将会损害公共利益;(B)在不违反本条第(2)款规定的前提下,对上述信息的披露将会严重损害证券发行人的利益;(c)上述信息的披露对于正常情况下购买或交易该证券的人而言是不必要的。”[9]对于发行人利益要求不予披露但投资者利益要求披露的,则须予以披露,这一点体现在英国1986年《金融服务法》第148(2)条的规定中,即“不予披露的信息有可能对考虑获得该证券的人为评价该证券所必须了解的事实产生误导的,不得根据上面第(1)款(B)项规定授权豁免披露信息,或者此类授权不应被视为包括该款规定的信息豁免”[10]。即使对于准予披露豁免的信息,也规定了相当严格的豁免程序,依照该法第(3)款的规定,“国务大臣或财政部可以就某项信息的披露(包括在其他情况下必须要被包括在其应当负责的说明书的信息)将会产生损害公共利益的后果签发证明,主管机构在行使根据上面的第(1)款(A)项规定的权利时,有权根据上述证明采取行动”[11]。法律之所以规定如此严格的披露豁免程序,目的在于保证信息充分披露政策的实施。

    在被欺诈方与公司之问的诉讼中,被欺诈方应该有权解除合同,或者公司因催交股款而起诉被欺诈方,他可能会全部胜诉,而公司将会完全败诉。因为“如果一个人由于董事的欺诈性虚假陈述(以及‘欺诈性隐瞒重大信息’)而签订购买公司股票的合同”,而且“董事试图强制执行该合同,或者受欺诈方已经对公司提起诉讼,以欺诈为理由要求撤销合同,那么购买者可以不履行他的合同,因为公司不能保留任何通过其代理商的欺诈行为而获得的利益”[12]

    对于债权人而言,当法院作出清算判决时,股东名册上所载的每个人都是股东,而且都有责任在1ti资限度内承担公司债务,除非他能够证明他的名字被列入股东名册没有经过他的同意。在这种情况下,股东的如下主张,即因为被欺诈而签订认股合同,并且随后被列入股东名册的人不能成为股东,就不能为法官支持。因为法官认为,因欺诈而签订的认股合同并不是无效的,而是可以撤销的,被欺诈方拥有撤销权。如果这种撤销权在公司破产清算的时候还未行使,债权人在清算中的附随权利就会妨碍股东以欺诈为理由撤销合同的权利。因此,被欺诈方的名字应该列入连带责任者名册,有责任在出资限度内承担公司债务。

    本案件阐述的法律原则是,股东因实质性虚假陈述而签订的认股合同是可以撤销的,并不是无效的;股东可以撤销因实质性虚假陈述而签订的认股合同,但是在公司进入破产程序之后就不能再行使撤销权了。

    【思考题】  

    1.什么是信息披露原则?中英两国法律是如何规定的?   

    2.结合本案,说说股东因虚假陈述而签订的认股合同的法律效力如何。



[1] [1867]LR2 HL325

[2] [1873]LR6 HL377

[3] [1872]LR5 HL480

[4] [1867]LR2 HL99

[5] [1867]LR2 Ex324

[6] [1867]LR1 HLSc.145

[7] [1858]EB&E148

[8]卞耀武主编,付建荣译:《英圈证券发行与交易法律》,法律出版社1999年版第177页。

[9]卞耀武主编,付建荣译:《英圈证券发行与交易法律》,法律出版社1999年版第178页。

[10]卞耀武主编,付建荣译:《英国证券发行与交易法律》,法律出版社1991年版第179页。

[11]卞耀武主编,付建荣译:《英国证券发行与交易法律》,法律出版社1991年版第179页。

[12] Bwlch-y-Plwm 铅矿公司诉拜内斯案,[1867]L.R.2Ex.324

copyright © 2011 中国法学会国际经济法学研究会国际金融法专业委员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上海市国定路777号 邮编:200433 E-mail:chifl@yahoo.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