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案列

收购公司案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5-09-16浏览次数:0

收购公司案[1]

(衡平法院)

 【案由】

  竞争对手已经发出收购一家私人公司股份的要约,其中一个是由目标公司董事所控制的公司发出的(判决中称之为“N”要约),另一个价格较高的要约是由商业竞争者发出的。董事会主席已经向股东发布公告书,催促他们接受“N”要约,并且作出解释为什么价格较高的要约不能获得成功。在这些过程中,有人主张,董事们没有推荐价格较高的要约,以及没有采取措施促进要约成功,已经违反了规定义务。

 【分析】

  霍夫曼法官:

  我不能接受这样的主张,即董事会必须承担绝对推荐义务,并且在他们的职权范围内采取措施促成价格最高的要约。在本案中,如果董事们打算行使其确定的股东权利,就他们自己的股份而言接受价格较低的要约,而且基于可以理解的和完全公开的理由,希望其他大多数股东能够同样接受要约,我认为,不能说他们需要承担建议股东接受价格较高的要约的绝对义务。他们通过接受价格较高的要约将会获得更多利益,这样的事实几乎是显而易见的。我不认为公平性可以要求董事承担更多义务,向股东提供充分的信息,并且建议和促使他们作出适当的理性决断,以及设法不提供引人误解的建议,或者行使他们的信托权利来防止或抑制股东选择接受最佳价格。因此,我怀疑,如果董事们在收到竞争要约时,已经发布以下声明,是否是不公平的。

  股东将会收到两份要约。我们认为,这些要约所包含的信息足以促使股东作出适当的理性决断,并且董事会无需再增加任何信息。作为个体股东,你的董事建议接受“N”要约,并且希望其他没有相反信托义务的股东也作出这样的选择。

 【评述】   

 ()董事在收购中的地位

 目标公司董事不能擅自采取反收购行动,不论董事会出于何种目的或理由(比如说追求股东的最大利益),只要未经股东大会批准。因为英国传统理论认为目标公司股东是公司的真正所有者,应该有权决定该公司的最终命运。而且由于目标公司经营者与股东之间存在利益冲突,允许目标公司董事介入股东和收购者之间也是非常危险的。因此,针对即将发生的收购或已经发生的收购,英国《伦敦城收购与合并守则》将反收购的决定权交给了目标公司股东,并对公司董事的反收购行动严加限制。根据英国《伦敦城收购与合并守则》原则第7项和规则第2l条,“当一项真诚的要约已经提交给受要约公司董事会,或者受要约公司董事会有理由相信即将发生一项真诚的要约时,受要约公司董事会不得采取任何行动,在效果上令该项要约受到阻挠或使受要约公司股东被剥夺了根据要约利弊决定是否接受要约的机会。除非受要约公司的股东在公司股东大会上通过决议同意采取此项行动。”特别是“受要约公司董事会”未经股东大会批准,不得:(1)发行任何股份;(2)就任何未发行股份予以发行或提予期权;(3)创设或发行、或准许创设或发行任何证券,而该等证券是附有转换为该公司股份或认购该公司股份的权利;(4)出售、处置或取得,或同意出售、处置或取得重大价值的资产;(5)在日常业务过程以外订立合同等,另外规则373还规定受要约公司董事会不经股东大会同意不得回赎或回购本公司的股份。

  虽然英国《伦敦城收购与合并守则》对公司董事的反收购行动严加限制,将反收购的决定权交给了目标公司股东。但目标公司董事可以采取下面的措施达到反收购的效果:

  (1)目标公司董事可以在答复股东的咨询意见中,陈述本次收购中股东的利害得失,劝说股东拒绝收购要约。

  (2)目标公司董事可以寻找第三方,即“白衣骑士”、向目标公司股东提出竞争性要约。根据《伦敦城收购与合并守则》的规定,要约收购人在将要约公布之前,须首先向目标公司董事会提出。且《守则》规定要约的有效期限不得少于21天,因此,自收购人将要约向目标公司董事会提出之日起,公司董事会有大概1个月甚至更多的时间去寻找竞争者。但《守则》要求目标公司经营者必须对所有的收购人保持不偏不倚的态度,目标公司向“白马骑士”提供的所有与公司有关的信息和资料,也应该无差别地向不受欢迎的要约人提供。

  (3)目标公司董事还可以劝说有关部门将该次收购提交给垄断与兼并委员会。根据《伦敦城收购与合并守则》的规定,所有的收购要约都必须包含一个条款,即如果本次收购被提交到垄断和兼并委员会,本次要约自动失效,因此,如果目标公司董事劝说成功,那么实际上等于挫败了这次收购。

  (4)目标公司董事可以在收购者出现之前采取反收购防御措施,比如发行无表决权股份,限制表决权股份等,还可以在公司章程中设置“驱鲨剂”条款。值得注意的是,所有这些防御措施均须遵守公司法等相关法律的规定。   

  目标公司的董事在收购中的地位已经成为某些案例中法院需要考虑的问题。应该确定,他们不能使用他们的权力(例如进一步发行股票)作为反对收购要约(见霍格诉克莱姆弗恩有限公司案)的防御战略。很明显,在告知股东关于要约的相关信息时——根据《伦敦城市收购与合并守则》,他们必须这样做——他们必须采取诚实的方式,而且不能试图误导股东。格辛诉基尔纳案[2]进一步确定了这个观点。赫伦国际有限公司诉贵族阶级案的判决,即该案董事对其公司股东承担信托义务,不能普遍适用,因为它取决于特别条款规定,即董事会有权控制有表决权股份的转让。随后援引该判例的案例也涉及到这个问题,但是每个案例必须考虑到特殊事实情况。

  ()在收购案中,在通常情况下,不能推定董事们应该对股东承担信托义务

  董事们只有一个主人,即公司,他们有为公司利益着想的义务。董事们并不是现有股东的正式代理人,他们通常没有为现有股东管理股份的信托义务。因此,在通常情况下,不能推定董事们应该对股东承担信托义务,特别是针对现有股东,采取最有利的方式处理他们的股份。如果董事们自己选择向现有股东提供建议,他们有善意地和非欺诈性地提供建议的义务,而不是故意或者粗心地误导股东。如果董事们没有这么做,受到影响的股东可以获得救济,包括补偿他们所蒙受的真正的个人损失。但是,如果董事们担当现有股东股份的出卖人,他们就有为股东利益着想的义务。

 【思考题】

  结合本案,分析被收购公司的董事在收购中的地位和作用。



[1] [1896]B.C.L.C.383.

[2]  [1972]1 AllER1166[1972]1 WLR337

 

copyright © 2011 中国法学会国际经济法学研究会国际金融法专业委员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上海市国定路777号 邮编:200433 E-mail:chifl@yahoo.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