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案列

麦尔顿米迪斯有限公司和另一个公司诉证券与投资委员会案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5-09-16浏览次数:0

麦尔顿米迪斯有限公司和另一个公司诉证券与投资委员会案[1]

(衡平法院)

 【案由】  

  第一个原告麦尔顿米迪斯有限公司(MML)是罗伯特弗莱克父子(绿地)有限公司(RFG)、罗伯特弗莱克父子(石头)有限公司(RFS)以及第二个原告麦尔顿米迪斯养老金托管有限公司(MMPTL)的母公司。麦尔顿米迪斯养老金托管有限公司是罗伯特弗莱克父子(绿地)有限公司和罗伯特弗莱克父子(石头)有限公司员工养老基金的托管人。普里先生和菲尔伯特斯先生是麦尔顿米迪斯有限公司和麦尔顿米迪斯养老金托管有限公司的董事。而且普里先生是麦尔顿米迪斯有限公司的大股东。麦尔顿米迪斯养老金托管有限公司是投资管理控制组织(IMRO)的成员,这是依据1986年《金融服务法》成立的自我管理机构。

  证券与投资委员会是1985年6月7日成章的保证有限责任公司。它的目的包括:(1)促进和维护投资业务开展和金融服务规定的高度统一性和公平交易,以及为投资者和金融服务使用者提供保护,(2)履行1986年法第114条规定的所有职能。第114条规定国务秘书通过命令授予“指定机构”法定职能,如果这个机构“能够和愿意促进以及维赞投资业务的高度统一性和公平交易”。自从1987518以来,国务秘书陆续对证券与投资委员会发布了授权命令,包括:(1)行政和立法的职能,(2)委任、监管以及相关职能,(3)调查、执行和起诉职能。自从1993年以来,证券与投资委员会已经成为财政部的指定机构,而不是国务秘书。

  第二个原告从其托管的养老基金中向第一个原告提供了500万英磅的贷款,养老基金的受益人据此控告原告以及其他人。证券与投资委员会开始调查基金的管理和贷款情况,在调查过程中,委员会从基金审计人员那里获得相关资料,并且依据1986年《金融服务法》第180(1)(q)条的规定,向他们披露某些信息。原告声称,证券与投资委员会不正当地向养老基金的受益人披露了关于审计员报告可靠性的内部保密资料,如果不是因为该信息的披露,原告可能已经在期限内解决了受益人的诉讼,不会要求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向基金会支付任何款项。原告依据1986年法第187(3)条的规定,控告证券与投资委员会违反了第179条的规定,他们认为这是欺诈行为。

 【分析】

  证券与投资委员会传唤证人出庭作证,确定披露内部保密资料是否可以起诉,根据资料提供者或者相关当事人的请求,没有经过同意就披露这些信息并且撤销诉讼。法官认为,依据1986年《金融服务法》第179条的规定进行适当推断,撤销诉讼没有与那些对是否披露内部保密资料拥有决定权的人进行商量,因没有经过他们的同意披露信息而提起诉讼;证券与投资委员会披露非内部保密资料,可以帮助受益人在针对原告的诉讼的适当期间作出决定,这符合1986年法对它的明确角色作出的规定,即保护金融服务投资者和顾客的利益,而且没有证据表明,证券与投资委员会依据1986年法第187(3)条的规定而作出的行为具有欺诈性;诉讼所涉及的信息披露是关于信息的意见和推断,事实上这些资料并没有构成内部保密资料,而且无论如何,这些信息已经公开发布,所以重述并不能构成披露。因此,诉讼请求应该被完全驳回,因为没有个人诉讼理由、没有恶意以及没有信息披露违反1986年法的规定。

  第一个原告麦尔顿米迪斯有限公司拥有和控制麦尔顿米迪斯养老金托管有限公司,即第二个原告,1992年3月19日,该公司所管理的养老基金会的某些会员提起诉讼(受益人诉讼),请求法院判决原告利用第二个原告提供给第一个原告的资金以及它后来于1989年的还款,补偿基金会因为500万贷款所遭受的损失。通过他们的修改令,原告试图从证券与投资委员会那里获得损害赔偿,理由在于它于1993年1月11日1993年3月12日,不正当地披露了内部保密资料,违反了1986年《金融服务法》第179条的规定,如果不是因为信息披露,原告可能已经按时解决了受益人诉讼,他们无需向基金会支付任何款项;他们还要求获得自1993年1月20日以来在努力和解与在受益人诉讼中进行辩护而产生的额外费用。1994年1月21日,证券与投资委员会请求:(1)依据RSC第18号令以及法院管辖权撤销修改令,原因在于它没有说明合理的诉讼理由;换句话说(2)请求法院依据RSC第14A号命令决定法律问题,即根据那些向证券与投资委员会提供信息的人的请求,证券与投资委员会违反1986年法第179条规定披露内部保密资料是否可以起诉,以及根据法院对该问题的否定答案,驳回诉讼。传唤证人作证没有公开进行,但是判决是公开宣读的。      

 【评述】

  内幕信息是内幕交易的一个重要构成要素[2],但并不是所有的信息都可以认定为内幕信息。依据英国1985年《公司证券(内幕交易)法》规定,只有具备以下三个特征的信息才能被认定为内幕信息:

  第一,信息是持有人因为与公司存在某种联系或基于其公共职务而取得的;

  第二,除非是适当地履行其职责,持有人与公司的联系或公职人员职责要求他们不得擅自向他人披露;

  第三,持有人或公务人员知道该信息是非公开的,对相关证券而言是价格敏感信息[3]

  该法对内幕信息定义的核心因素是“非公开的”(unpublished)和“价格敏感信息”(price sesentive infoumation)。同时它还要求该信息有具体的内容,即该信息是与某公司具体事情有关的信息。它所谓的“非公开的价格敏感信息是指:对经常进行该证券交易的或可能进行该证券交易的投资大众来说,普遍都不知道的对证券的价格会产生实质性影响的信息”。这里仍存在一个疑问,那就是,投资大众是否也包括投资专业人士。

  按照1993年《刑事司法法》的解释,内幕信息构成包括四个要件:

  1.该信息与特定的证券有关,或与一个或几个证券发行人有关它要求该信息是与具体在市场中进行交易的证券有关,而不是泛指一切证券。

  2.信息内容是具体的(specific)或精确的(precise) 所谓具体或精确是指该信息必须包含具体内容,它包含具体的事实,而且来源可靠。流言不能成为内幕信息。

  3.信息还未公开

  英国《刑事司法法》对什么是公开的信息,什么是非公开信息有详尽的阐释。该法第58(2)条详细规定了什么时候和什么条件下,该信息被视为公开。它规定,在下列情况下,信息被视为已公开:第一,为被告投资者和投资业者,信息按照有关信息披露制度的要求予以公开。因此任何按照规定在伦敦股票交易所宣布的信息均为公开信息。如果信息在英国以外的其他市场公开,就不一定是该法意义上的公开,如在美国纽约股票交易所公布的信息就不属于第58(2)条规定意义上的公开,广大投资者均能获得该信息,如果投资者不能获得在其他地方公开的该信息,在本地方就不算公开。因为,在其他地方的公开并不具有向本地投资者公开的目的。第二,如果信息公布是为了通知广大的投资者,那就是公开的信息。因此,在股东之间公开的信息是公开的信息(即使普通公众在公开时还不知道该信息的内容),如果信息只在机构投资者股东或投资者分析家之间传播,而且监管机构允许该信息在某些投资者之间公开,那就不可能是公开的信息。另外,信息只是在公司例行年会上口头宣布不能被看作是公开,不是第58(2)条所说的公开信息。因此,按照信息披露的规定进行的信息公开并不一定就是本法意义上的公开。

  依据《刑事司法法》第58(3)条的规定,下列信息可被看作是已公开的信息,即使该信息获得:

    (1)仅能通过勤勉和专业才能获得;

    (2)仅在部分公众中传播,而不是全体大众;

    (3)可以观察取得;

    (4)它只在英国以外的地方公开。

  因此,按照这一规定,在公司年会上口头公开的信息就可能成为公开的信息。但这一规定只是表明,在这些情况下,信息被认定为公开信息的可能,是否公开信息还要结合个案具体情况来认定。如在新闻发布会上发布的信息是公开的信息,但在媒体向外传播之前,它仍然可以看作是未公开的信息(这取决于信息传播的程度)。信息在英国以外的地方公开并不一定就构成公开信息。如某信息在非洲一个小报上发布,是否是公开信息就要看该信息传播的范围,、利用该信息进行证券交易是否构成内幕交易,还要看交易人的主观意图(是善意还是恶意)及其取得信息的来源(是否从内部渠道取得)   

   因此,在实务中,信息传播的范围和获得信息的来源是认定获得信息人所持有的信息是否是内部信息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如果一个内幕人在信息发布后,立即进行交易仍可能被指控为利用内幕信息进行交易,因为,该信息还没有完全在投资者中传播开来,信息发布本身并不能说明该信息就已进入公共领域[4]。因此,在英国法上,内幕信息概念是一个动态的概念,它的认定很大程度上要由个案的具体情况来决定。它更注重信息公开的实际情况,而不是其公开的形式。

  4.信息一旦公开将会对相关证券的价格产生重大(significant)影响

  对价格产生重大影响的认定和判断很容易产生分歧,有的信息,当事人可能认为能够对证券价格产生重大影响,但实际上并非如此;有的信息当事人认为可能不会对证券价格产生重大影响,但客观上却对证券价格产生了重大影响。因此,对价格产生重大影响到底是指客观上的结果,还是指主观上的看法,存在分歧。英国学者认为,法院在适用法律时,主要还是看该信息对证券价格的实际结果。但这对当事人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好,因为,如果当事人认为该信息不是价格敏感信息,不会对证券价格产生重大影响,而向他人披露了,如受到从事内幕交易的指控,当事人可以援引该法第56(1)条的规定,一以不知道该信息是内幕信息作为抗辩[5]

  英国自律规范《城市法典》在对内幕信息定义上有所不同,它将内幕信息定义为“秘密的价格敏感信息”(confidential price sensitive information)。使用“秘密的”(confidential)而不是“非公开的”(Unpublished)这一表达,表明《城市法典》内幕信息涵盖的范围更为广泛。[6]

  欧共体1989年592号指令第l(1)条规定:“就本指令目前而言,内幕信息是指尚未公开披露的与一个或几个可转让证券的发行人有关的精确信息,如果该信息公开,就可能对该证券的价格产生重大的影响。”[7]

  按欧共体指令对内幕信息的定义,内幕信息具有以下三个基本特征:

  1.从信息所处的状态看,信息必须是未公开的

  所谓未公开,按照指令第6条的解释,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unknown to the public)。欧共体委员会将其解释为还没有公布的信息[8](not yet published)。在指令起草的过程中,也

有人建议,内幕信息应定义为“不能接触到的或不能为公众获得的”信息,该建议的目的是想排除那些投资分析家通过投资分析取得的未公开信息,承认投资分析取得未公开信息是进行交易的合法性。但理事会认为这样会产生解释上的麻烦,因此,采取了更为简洁的解释,即将内幕信息定义为“未公开的信息”,但为了明确这一点,理事会专门在序言中加上一段进行说明,他强调:“从公开的数据中整理出的信息不被看作是内幕信息”[9]

  2.信息必须是具有精确性(information of a precise nature)

  按照指令第1(1)条的规定,作为内幕信息,它不仅是非公开的保密信息,而且信息必须是具有精确性。因此,仅仅是谣传不构成内幕信息。因此作为内幕信息的信息必须是具有可靠来源,具有真实性的信息。

  3.对证券交易的价格可能产生重大的影响

  它包括两个含义:一是对价格产生的影响必须是重大的:二是这种影响不一定是实际存在或一定会发生的,只要有可能就行了。在欧洲议会审议指令草案时,议会建议将草案使用的“重大”一词修改为“实质性”(material)。因为“重大”一词过于含糊,难以把握。但理事会没有采纳。实际上,所谓“重大”影响就是指对相关证券价格产生实质性的影响,也就是说,该信息公开前后,证券价格会有显著的不同。

  4.作为内幕信息的客体必须是与证券发行人有关的信息

  即该信息是关系到一个或几个可转让证券的发行人的信息。欧共体委员会将此类信息按照其来源分为内在的(internal)信息和外在的(external)信息。内在的信息是指来自于发行人自身的信息,如发行人的利润、赢利增长;外在信息是指来自于外部的关于发行人的信息,如发行公司被另一家公司收购的信息,如国家宏观政策的调整,影响其经营环境法律和政策的变化等。

  凡符合上述特征的关于某一证券或几种证券的信息就是内幕信息,但有两个例外规定,一是从公开的数据资料中投资家通过研究分析得到的信息,不管该信息是否属于非公开信息,均不属于内幕信息的范畴,根据该信息进行的证券交易不属于内幕交易[10];二是在收购和处分持有的证券时,在作出收购和处分的决策前,开始对证券进行收购或处分,这种收购和处分的行为不构成内幕交易,因此,在收购要约发出之前,收购人暗中在法律允许的幅度内进行证券的收购是允许的,不作内幕交易处理,它被排除在内幕交易之外。[11]

【思考题】

 重述已公开发布的信息能否构成披露?为什么?



[1][1995]Ch.137.

[2]构成内幕交易,须具备以下四个因素:(1)内幕信息;(2)内幕人;(3)内幕证券;(4)证券交易。

[3]IDASection 1(1)(4)and Section 2(1)(b)

[4]See Tim Herrington and Jason GloverChapter 3The United Kingdon of Insider Trading in Western Europecurrent statusedby Gethard Wegen  Heinz-DieterGraham & Trotmanpp4042

[5] See Tim Herrington and Jason Glover,Chapter 3:The United Kingdon of Insider Trading in Westem Europe:current status,ed-by Gerhard Wegen,Heinz—Dieter,Graham & Trotman,pp.37~39.

[6] 英国规制内幕交易的规范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国家正式的立法,另一个是证券业自律机构的自律规范。

[7]参见Art.1(1),89/592/EEC。

[8]  SEE:Isabelle Pingel:The EC Directive of 1989,Appealed in Insider trading: the Law of Europe,the United States and Japan,ed.by Emmanuel Gaillard,Kluwer Law and Taxation Publishers,1992,p.6

[9] SEE:Isabelle Pingel:The EC Directive of 1989,Appealed in Insider trading: the Law of Europe,the United States and Japan,ed.by Emmanuel Gaillard,Kluwer Law and Taxation Publishers,1992,p.6

[10]参见89/592/EEc序言。

[11]参见89/592/EEC序言。

copyright © 2011 中国法学会国际经济法学研究会国际金融法专业委员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上海市国定路777号 邮编:200433 E-mail:chifl@yahoo.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