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关注

IMF改革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2-05-01浏览次数:0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是政府间的国际金融组织,总部设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它是根据1944年7月签订的《国际货币基金协定》,于1945年12月27日成立的。1947年11月15日起成为联合国的一个专门机构。至今,IMF已有187个成员国。维护国际收支平衡;稳定国际汇兑;消除妨碍世界贸易的外汇管制;促进国际货币合作。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最高权力机构为理事会,由各成员派正、副理事各一名组成,一般由各国的财政部长或中央银行行长担任。每年9月举行一次会议,各理事会单独行使本国的投票权(各国投票权的大小由其所缴基金份额的多少决定)。 执行董事会由24名执行董事组成,负责处理该组织的日常工作,行使理事会委托的一切权力。执行董事每两年选举一次,总裁由执行董事会推选,负责基金组织的业务工作,任期5年,可连任,另外还有三名副总裁。历任总裁按惯例均由欧洲人担任。2011年6月28日,法国经济、财政与工业部部长克里斯蒂娜•拉加德被选为新一任总裁,成为该组织自1944年成立以来首位女性总裁。

关注IMF改革进程,IMF在不断前行,上个月(2012年3月)金砖集团领导人敦促西方国家今年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出让更多投票权,并抨击西方国家可再次引发通货膨胀的货币政策,称其可能危及全球经济稳定。“有力的改革程序是确保IMF合法性和效能所必需的。”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在会後的联合声明中表示。“我们强调的是,只有相信IMF所有成员国都真正致力於实施2010年改革议案,时下扩大基金放款能力的努力才能成功。”美国尚未批准IMF的投票权改革,加深了金砖集团在七国集团和安理会改革方面的受挫感。印度和巴西多年来始终在谋求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金砖国家领导人指责富裕国家扰乱了全球经济,并引发全球金融危机。他们在联合声明中称:“发达经济体采纳负责任的宏观经济和金融政策、避免造成全球流动性过剩,并实施结构性改革以加快经济成长是至关重要的。”巴西总统罗塞夫(Dilma Rousseff)在峰会上表示:“富裕国家的货币政策为发达国家带来了大量的贸易优势,并导致其他国家遭遇不公平的贸易障碍。请点击了解更多关于其改革的脉络。 

网站精选了一些相关论文以及介绍供读者参考,从不同角度了解IMF,也期待更多的精彩文章。

文章列表:

廖凡:《国际货币体制的困境与出路》,《法学研究》,2010年第4期
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为核心的现行国际货币体制渊源于大国之间的政治妥协,在约束性和执行力方面存在先天不足。世界经济格局的演变导致该体制的代表性受到质疑,全球金融危机进一步揭示出其所面临的困境,主要表现为机构职能误入歧途、政策监督顾此失彼、治理结构力量失衡以及争端解决有心无力。有鉴于此,本文认为应当在近期已有改革举措的基础上,在重塑机构职能、加强双边监督、完善治理结构和促进争端解决四个方面寻找出路。
 
      李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改革的职能趋向》,《法学》,2010年第4期
IMF目前陷入了严重的职能困境:不公平的份额制导致其为发达国家所主导,危机管理职能难奏实效;资金短缺问题成为制约其危机贷款职能发挥的瓶颈;在预防金融危机方面,IMF所能提供的技术支持和合作协调作用也十分有限。
对IMF职能角色的反思是IMF改革的动因之一,对职能角色的重新定位则应是IMF改革的旨趣所在。IMF改革应着力于完善四项基本职能:汇率监督、货款援助、技术支持、合作协调。其中,对汇率监督职能应以公平性和指导性为基础有所分化;货款援助职能应有针对性强化;技术支持和合作协调职能则巫须强化。
 
      李扬:《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及中国的机遇》,《中国金融》,2008年第13期
国际货币体系改革,是一个被国际社会热议了半个多世纪但仍无结论的问题。本文认为,目前主要由西方发达国家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使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非关键货币国家始终处于汇率波动的风险之中,货币政策的制定在国内经济形势要求与维护国际收支平衡间左右为难,解决的根本出路在于加快形成亚洲货币合作机制。
 
      李若谷:《金融危机与国际货币体系改革》,《中国金融》,2010年第5期
对自由市场的盲从是国际金融危机的根源,要想避免这样的危机,就必须重新认识自由市场经济的理念。不合理的国际货币体系使金融危机危及全球经济,本文认为,推动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就要积极推动国际货币体系多元化。其中,最主要的是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和国际货币体系的多元化。
 
      向松祚:《国际货币体系改革何去何从》,《中国金融》,2010年第11期
国际货币体系的现状可以概括为三句话:美元依然主导,欧元面临挑战,人心向往多元。而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大概有三大立场,一个使美国立场、一个使欧洲立场、一个使发展中国家立场。 本文认为,中国参与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应有三条道路可以选择:第一个是继续跟着美元本位制随波逐流;第二个是积极参与改革IMF和SDR,使其真正成为世界中央银行和国际储备货币;第三条道路就是积极推进以人民币国际化为核心的区域货币金融合作,最终实现人民币成为主要的国际储备货币,实现国际货币体系的多元化,这是中国应该采取的正确的道路。
 
      张明:《国际货币体系改革:背景、原因、措施及中国的参与》,《国际经济评论》,2010年第01期
传统的美元本位制很难解决国际收支周期性失衡的问题,且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可能进一步削弱美元的地位。未来的货币本位制可能是多极货币共同充当全球储备货币,这将为储备货币发行引入新的竞争机制,且较好地克服特里芬两难。IMF在次贷危机前面临份额、贷款、监测与资源四个方面的挑战。 危机爆发以来,IMF在贷款与资源层面的改革取得了重要进展,然而在份额与监测方面乏善可陈。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揭示了全球范围内跨境金融监管机制的缺失,危机除了促进全球监管机构反思监管理念外,也将金融稳定委员会塑造为未来实施跨境金融监管的重要平台。中国应积极参与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包括进一步推进人民币的区域化与国际化、敦促IMF进行治理结构改革,以及通过国内结构性改革来促进国际多边合作。
 
      纪东:《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展望》,《中国商界》,2009年第9期
特里芬难题告诉我们,以单一主权储备货币为基础的国际货币体系具有内生的不可解决的矛盾,无法摆脱金融危机与崩溃的结局。建立一个以超主权储备货币为基础的国际货币体系已成为各国的共识。本文认为,特别提款权在数十年的改革与演进中天然的具有了“超主权”的性质,是今后国际货币的发展方向。
 
      陈文佳、胡亮:《论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经济论坛》,2010年第06期
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使国际货币体系的缺陷暴露无遗,美国开动印钞机又将造成国际美元流动性过剩,这必将对国际货币体系造成一定冲击。为了防范金融风险,从长期来看,建立多元化的国际货币体系是现实选择。对于人民币而言,目前的经济形势有利于加速人民币国际化,我们应抓住这一有利时机,实现人民币走出去战略。
 
      王松奇:《也谈国际货币体系改革》,《银行家》,2009年第04期
G20伦敦金融峰会召开前夕,周小川行长在中国人民银行网站上发表的署名文章《关于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思考》,震惊了全世界。近年来,衬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大体有四种主张:(l)维持现状,只对以美元为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进行些小打小闹的改良;(2)推动国际货币体系走向多元化,让世界储备货币多元化制度化,由美元主导体系走向多元主导体系;(3)的推动建立全球单一化的超主权储备货币,座掉美元的主导货币和核心储备资产角色.(4)向黄金本位或商品货币回归,强调黄金和商品在全球货币发行中的支撑地位。
本文认为,除第四种主张具明显脱离实际特征外,其他三种主张都可视作是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现实选择。而中国为人民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之一积极准备制度条件是最为明智的选择。
 
       宗良、李建军、辛本胜:《IMF治理机制基本框架的演变、困境与变革前景》,《中国货币市场》,2011年第09期
作为二战后建立起来的最重要的国际金融组织,IMF在维护国际金融稳定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文章介绍了IMF治理机制的基本框架及演变,分析了其治理结构中存在的问题,如决策权更多地被欧美发达国家所主导,危机处理能力不足等,指出IMF应顺应国际经济金融格局的变化,不断完善机构自身治理,更好地反映发展中国家的权益,提升维护国际金融稳定的能力。

外文文章:

IMF Reform: An Unfinished Agenda, by Edwin M. Truman, 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2009

Empowering the IMF: Should Reform be a Requirement for Increasing the Fund’s Resources? by Mark Weisbrot, Jose Cordero and  Luis Sandoval, Center for Economic and Policy Research,April2009

6 “France’s Christine Lagarde Voted as New IMF Chief.” International Business Times. June 28, 2011.

 

 

 

 

 

 

copyright © 2011 中国法学会国际经济法学研究会国际金融法专业委员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上海市国定路777号 邮编:200433 E-mail:chifl@yahoo.cn